伟德科|“拆伙”状态下快捷否认破产 申通称纠纷不影响业绩

2020-01-08 12:49:56 阅读量:4505

伟德科|“拆伙”状态下快捷否认破产 申通称纠纷不影响业绩

伟德科,“拆伙”状态下快捷否认破产 申通称纠纷不影响业绩

本报记者 王潇雨 黄兴利 北京报道

矛盾激化至“拆伙”状态的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于4月23日分别通过不同方式发声,就目前已经停摆的快捷快递下一步将如何走向透露了各自的态度。

面对申通快递此前在公告中所提出引自“快捷快递4月12日股东会纪要”中所涉的“公司的债权人兼持股10%以上的创始人股东吴传龙于2018年4月13日向青浦区人民法院申请公司进行破产程序”这一说法,吴传龙23日在快捷快递官网发表声明称“不会申请破产,并努力妥善解决公司目前面临的诸多困难,”并会“尽最大努力解决好员工工资、网络运营班车费等费用问题。”

吴传龙还在公告中透露,“公司正积极寻求与第三方商谈重组、收购等事宜。”但对于申通此前在声明中所指出与快捷快递共同发起设立上海申通岑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申通快运),但却未能按约定履行出资义务的问题并没有予以回应。

而在23日当晚,申通快递也发布了一份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表示虽然暂缓推进申通快运项目,但因为该项目“目前仍处于起网后的初步阶段,业务量较少。因此对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不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但申通快递方面也并未再向此前公告那样较为激烈地表述快捷快递目前是否确实进入破产程序,而是提出“公司正协调各地加盟商协助快捷快递解决其自身存在的快件积压问题。针对快捷快递停运的情况,公司正与快捷快递其他股东协商解决,协商解决不成的,公司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争议。”

与申通快递创始人陈德军一样,吴传龙也是浙江桐庐人,并通过在申通快递和中通快递的职业经验中逐渐建立起自己在行业中的地位。

和很多桐庐系快递企业“裂变”的轨迹相似,在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和资本之后,吴传龙于2013年募资收购了快捷快递,自立门户开始二次创业。

如果说快捷快递近年来发展并不顺利是因为快递行业从跑马圈地的初期竞争阶段发展为资本竞争的新阶段,中小快递企业本身出路就越来越窄,但实际上在收购快捷快递前后的一系列纠纷恐怕也影响到了公司发展的轨迹。

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份(2017)粤民再289号判决书披露的内容显示,当初那场吴传龙与快捷快递创始人黄子杰之间被媒体称为“快递史上最快的重组行动”背后,围绕收购方和被收购方的纠纷直至2017年底方才尘埃落定。

该判决书显示,双方争议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吴传龙应否向黄子杰支付“股权转让款”余款及“资产转让款”;黄子杰应否向吴传龙支付违约金;上海快捷公司及何惠仙对于吴传龙的债务应否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在诉讼中,吴传龙以黄子杰并未按照合同约定向其转让大型物流网络以及其他部分约定的相关资产,并且在转让快捷快递资产之后违反了同业禁止条款、资产所涉债务纠纷的权属等一系列违约行为而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合同,但二审最终只认定黄子杰存在违约行为,并未支持吴传龙要求节解约等诉求。

尽管快捷快递在吴传龙接手之后仅仅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便在全国建立了80多个分拨中心,旗下拥有近4000快递网点,每天全网快件数超过120万件的规模,但随着“三通一达”以及顺丰和百世几大快递企业相继上市,实际上传统快递业务留给中小型快递企业的机会实际上已经不多了,这恐怕也是吴传龙最终同意申通入股的原因。

申通在回应深交所的函中透露,将对收购快捷快递股份的1.33亿元收购款全额计提资产减值,并将按要求披露业绩快报的修正公告,本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对于业绩快报中对应的财务数据影响未达到10%。

而对于已经暂缓的快运业务,申通方面在公告中表示:鉴于目前合作方快捷快递的经营状况,公司不得已决定于2018年4月16日暂缓推进申通快运项目,目前,公司正积极协调公司各地加盟商协助快捷快递解决其自身存在的快件积压问题,并就快捷快递目前面临的停运等情况积极与快捷快递其他股东进行协商,对于快运业务,公司将结合业务发展战略、快运行业发展机会和公司业务筹备成熟情况,择机重启。